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
我們帶著小洋羹瘋狂趕路
爲了要見Uncle Gene最後一面


剛來美國那一年的感恩節
我們北上探望楊果子的奶奶(今年94歲還硬朗的很唷)
北方的天氣可是冷的不得了
出發前洋果子還特別買了件雪衣給我
一下車迎面而來的冷氣團塞住我的口鼻
天阿!我在心理不斷的吶喊各式各樣的髒話
中文日文英文法文德文的髒話全部來(除了中文以外,其他語文都只溜髒話)
完全不知道是怎麼走到Uncle Gene家的

一進門   Unlce Gene就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所謂熊抱   我這下真的體會到啦
接著是Gene的太太Nancy    我卻要彎腰摟她
這兩人的身高差真多呢

Uncle Gene帶我們參觀他們的Lake View Apt.
從窗戶外可以看到結冰的Michgan Lake
他說有一次冬天他就一路跟他爸爸走到加拿大去
我睜大眼睛說:哇塞! 那要走多久呢?
很久以後洋果子說
Uncle Gene認為我是一個好女孩,
因為沒人會這麼認真的相信他那個爛笑話

Uncle Gene曾經是教會的傳教士
退休後到醫院的安寧病房當志工
每週日探訪因重病無法下床參加禮拜的患者
在彌留的床邊替他們禱告
排解他們對生命的疑慮
在最後一刻    指引他們到主的身邊

第二次再見是隔年奶奶的生日
我們在老人公寓租下交誼廳幫她慶生
Uncle Gene坐在我旁邊
他說他隨身帶著自己的小餐盤
然後把蛋糕碟子架在肚子上開始吃起來

Uncle Gene大學的時候是職業摔角選手
荒唐的生活著   常常喝的大醉  party all night
很多次都睡倒在車道
他說扛他回家的兄弟躺更久   因為閃到腰動不了
有一天他從夏威夷回來   決定戒酒並且成為虔誠的傳教士

後來我們決定在洋果子的家族教會舉行一個小小的儀式
知道奶奶年事已高可能無法長途跋涉
但是Uncle Gene說他可以帶奶奶來
於是他們三人飛到田納西曼菲斯然後開了四小時的車過來
奶奶看到他最愛的孫子走入婚姻

從晚上七點到隔日早上九點
我跟洋果子輪流趕路
從大雨到大雪
我們好急  因為2個月大的小洋羹
還沒有見過親愛的Uncle Gene
Uncle Gene昨天從醫院回家了
失去意識昏迷不醒

白色的雪遇到陽光開始融化
跟著路邊的泥水混在一起    不再美麗
洋果子接起手機
Uncle Gene在清晨六點走了

我們終究沒趕上
但至少我們陪著奶奶送走她最親密的大兒子
至少小洋羹這個新的生命給這個家庭帶來安慰

一個月後的聖誕節
收到來自Aunt Nancy的卡片+親筆信
她寫道--
我本來不想自己一個人寄聖誕卡
但是Gene生前跟我討論過寄聖誕卡的事
他認為如果不這麼做  是非常的失禮
所以我決定尊重他的意見
每張卡片都會捐贈一元美金給抗癌協會
希望抗癌醫療科技能夠更努力
使更多家庭受惠--


Uncle Gene was a fighter
and we love hi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indychin 的頭像
cindychin

Cindy's thought

cindyc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